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步测 >

遇见榜样⑧ 国测一大队:只步测河山

发布时间:2019-06-10 02:0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西安城南,大雁塔北,测绘路旁,驻扎着中国经济建设的一支野战军队伍。自1954年成立以来,这支队伍的几代人满怀理想和激情,投身祖国的测绘事业,测天量地,只步为尺,用青春和生命默默丈量着祖国的壮美河山。

  他们成立于国家百业待兴之时,在国防和经济建设急需测绘依据的时候披挂出征。从珠峰之巅到东海之滨,从炎热的南海到酷寒的北疆,年轻的队员们在风云莫测的土地上负重攀登、艰苦跋涉,一次又一次填补了祖国大地的测绘空白。

  他们总是出现在国家的高峰险滩,冒着高寒缺氧的危险,用生命将测量觇标矗立于珠峰之巅;深入昆仑山脚下的无人区,填补了西部地区地形图的空白;穿越茫茫南湖戈壁和浩瀚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进行中国地壳运动观测;辗转东海之滨、在南海暗礁,完成海岛礁测绘

  建队64年来,他们先后六测珠峰、两下南极、36次进驻内蒙古荒原、46次深入西藏无人区,48次踏入新疆腹地,足迹遍布全国除台湾以外的所有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徒步行程近6000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1500多圈,测出了近半个中国的大地测量控制成果。

  他们先后承担完成了国家大地控制网、高程网、重力网建设与维护,开展了国家基本地形图测绘、海岛礁测绘、应急救灾与灾后重建测绘,为国家的经济建设、国防建设和科学研究提供了大量的、高精度的测绘产品。

  他们是国家测绘事业的一支尖兵铁旅,也是长途往返的候鸟,一年出去10个月,回来待两个月,绿叶发时出征,树叶黄时归来。

  他们是一支能打硬仗、打胜仗的英雄团队,也是天涯思亲的游子,也惦记着故乡的云故乡的风,还有故乡泥土吹来的芬芳。

  自然资源部下属国测一大队这次来参加《榜样》节目录制的,主要是老队员郁期青、队长李国鹏、应急测绘中心技术负责人张德成,分别代表国测一大队老中青三代。队员高付才的爱人和队员霍申申的爱人作为家属代表,陕西测绘地理信息局的团委副书记李怡娜和国测一大队办公室主任、曾参与2005年珠峰测量的任秀波作为联络人员也来到现场。

  1939年出生的郁期青已经将近80高龄,从一名江南书生到成为千里跋涉的测绘者,从1956年进队到1996年退休,40年的测绘生涯,他的足迹踏遍昆仑山、祁连山、天山等各地高山深里,并随着1965年底中科院开始组建科学考察队考察西藏,1966年、1968年、1975年,三次在高原缺氧的环境下全程参与珠穆朗玛峰的科学考察,和团队成员成功登上海拔7050米的北坳顶部,首次自主完成珠穆朗玛峰高程测量,向世界公布珠峰的精确高程为海拔8848.13米,打破了长期以来为外国垄断的珠峰科学勘测。

  在荒凉的戈壁、浩瀚的沙漠、险峻的高山、苍茫的荒原,他亲身经历了生死相依的战友,因雪崩坠崖、沙漠干渴、突发疾病、土匪袭击等等原因,为测绘事业献出年轻美好的生命。长期极高山区的野外作业,他自己也是九死一生,那次珠峰测量从北坳下来,因为又连续爬过几座雪山,严寒缺氧体力透支太多,他从重感冒转成肺水肿、胸膜炎并发症,体重由141斤下降到70斤,在医院抢救治疗了200多天方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却也从此落下了动脉硬化、胸膜粘连的后遗症。

  老先生平时乐观开朗,很乐于聊天,朋友圈玩得也很熟练,还常常拿出过去的老照片分享给大家看。惟有当我们夸他身体状态好时,他回了一句“里面都是问题”后,像是回忆起什么似的,停顿了一会,勉强笑了笑说,还好。

  国测一大队长、党委副书记李国鹏是位性格开朗、身体壮硕的“70后”,爱好是每天早晨出门行走3公里。作为国测一大队的中坚力量,随着中国测绘事业的不断发展,他们这一代测绘人的足迹更是遍布祖国的山川沼泽、河流荒原,从珠峰之巅到东海之滨,从炎热的南海到酷寒的北疆,从地温高达70摄氏度的火焰山,到最冷时零下45度的北疆阿勒泰地区无不留有他们负重前行、纵横千里的身影。

  “我们在一个标注自己去过哪儿的APP上做标记时,别人都是标注去过的地方,我们都是标注没去过哪儿。”李国鹏聊天时自豪地说,“我们现在很多人就中国台湾没去过了,希望有机会也能去那里进行测绘工作。”

  国测一大队成立64年来,员发挥着无法替代的先锋模范作用。荒漠高山,抑或激流险滩,国测一大队承担的每一个重大测量任务中,临时党支部总是建在最前面,党员总是冲在最前面,走得最远、爬得最高的都是员。作为党委副书记,李国鹏介绍说,目前国测一大队队员50%都是党员,他们组成了测绘队最可靠的中坚力量。我们要继续像习同志回信中说的那样,在党爱党、在党为党,忠诚一辈子,奉献一辈子。

  等待嘉宾前来录制节目的过程中,接到通知,国测一大队作业组长、党小组组长聂晶,因远在外地进行测绘工作,任务紧急赶不回来,将临时委派应急测绘中心技术负责人张德成作为年轻队员的代表前来。

  队员张德成是个很阳光开朗的年轻人,刚刚结婚不久。从山东科技大学毕业后来到西安,他进入单位的第一份任务就是远派西部地区几个月。被问及到西部地区进行测绘工作的相关事情,他不曾提过任何的辛苦与不适,倒是带着“80后”特有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饶有兴趣地讲了一个故事:

  他们在西部地区进行测绘时经常晚上要住帐篷,有一天早晨醒来,刚打开帐篷门,看到帐篷外一位骆驼君好奇而探究地盯着他们看。于是,赶紧钻回帐篷,大家从里面把帐篷移走了。

  讲完故事,似乎又想到当时的情景,他自己先笑开了。对他来说,日常的出差奔波,似乎是家常便饭,没什么好说的了。

  像老队员郁期青说的,国测一大队在技术设备和安全管理方面做得越来越好,近20年已经极少发生队员牺牲殉职的情况。但是,高山戈壁、沙漠荒原没有变,“一年出去10个月,回来待两个月”的常态作业也没有变。看着和导演交流话题时,流着泪却语句坚定支持爱人测绘事业的两位队员妻子,突然禁不住心头一酸

  1975年,一群年轻人登上海拔7050米的珠峰北坳顶部,第一次准确测定珠峰的精确高程为海拔8848.13米。2005年,又一批年轻人来到珠峰,以“不要命”的劲头,精确测定珠峰的岩石面海拔高度为8844.43米。这批登山员中,就有当时年仅26岁的任秀波。

  2005年,接到珠峰测量任务,他推迟婚期,告别双亲和爱人,和队友提前进入西藏,接受登山训练。从未有过攀登雪山经历的任秀波,背着近15公斤重的重力仪,穿着厚重的登山靴,顶着大风艰苦攀爬,将高度推进行至7500米左右。

  这时,特大暴风雪即将来袭,上级下达了下撤命令。“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到达这样的高度”,带着“不留遗憾”的想法,他奋力用冰镐在雪坡上刨出一个平台,冒着双手被冻坏死的危险脱下了鸭绒手套,操作仪器,和战友们一起努力,将重力测量成功地推进到7790米营地,并用GPS精确测得该点的三维坐标,再破重力测量世界纪录。

  而在这之前,因为担心登上峰顶后完不成测量任务,任秀波在基本睡不着觉的海拔6500米的营地呆了四十多天,除了适应性行军和重力测量,还每天参与培训藏族登山队员操作峰顶测量仪器。

  这次《榜样》节目录制中,他作为联络人员来到现场,一直举着相机手机,默默为国测一大队的队员们拍照和录制彩排的场景。

  演播室大屏幕播放到他登珠峰的情景时,回头望去,他正举着手机为队友录制视频,微仰着头,神情郑重。

http://isisgaming.com/buce/7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