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部队编制 >

利比亚局势渐明朗 多家中国保镖公司将派人赴利

发布时间:2019-06-22 17:3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一切似乎在保镖们的意料中。事实上,从逃离的黎波里那一刻起,他们从未把目光从战火纷飞的北非平原上挪开。局势迅速明朗,作为胜者,利比亚“过渡委员会”获中国承认,涤清了最后一丝疑虑。早已做好准备的保镖们等来了生意。

  两家曾有利国执勤经验的保镖公司证实,已接到多家企业咨询,或于明年初派出人马,保驾雇主重返利比亚———这次,或许要买几把枪。

  墨镜藏不住潘显今,反倒在人群里标明了他的身份。这个身高1.88米、重逾200斤的大汉今年29岁,曾于少林学艺,入职保镖业已10年。

  今年早些时候,他还受雇于中国大兵(国际)保镖有限公司(下简称“大兵”),在特种兵出身的杨和平麾下行事;现在,潘显今自立门户,成立了金盾国际保镖公司(下简称“金盾”)。共同的经历令他和老东家一样,瞄准了重返利比亚的广阔市场。

  去年10月底,在杨和平的联络、策划下,包括潘显今在内的6名保镖分2批前往利比亚,为一家中国建筑业私企保驾护航,潘显今是队长。生意缘起于杨和平和私企副总的交情,但在中、利两国火热的经贸背景下,生意并非偶然。

  自2004年国际社会对利比亚解禁以来,中利经贸关系如火如荼。2007年,两国双边贸易额达到24亿美元,中国是利比亚当年第3大贸易进口伙伴和第7大贸易出口伙伴。2008年,利比亚出台三年规划,对工程建设投资金额超过9000亿元,更是将众多中国建筑企业吸引到了这个石油帝国。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09年,中国累计对利比亚投资4269亿美元。

  “大兵”的主顾正是在这股浪潮中赴利。据杨和平介绍,仅这家私企组织前往利比亚的团队就达3000余人,包括众多分包商,这些分包商还招徕了许多务工者,一同赴利。工人中,有的是直接签约,有的是与中介公司签约,待遇自然不同,矛盾因此而起,成为主顾找到“大兵”的首要原因。此外,潘显今和队友们还要协助到银行提取上千万工资款,押运到各个工地分发。

  “大兵”花了5个月时间,为这笔为期一年、酬劳百余万的生意做准备。去年10月26日,真正降落的黎波里时,潘显今发现,这个国家比想象中安全。比起火箭筒800余元一把、菜市场外有售的巴基斯坦,或是吃着饭就能遭遇一轮枪战的安哥拉,在战前利比亚,他们无需带枪。

  平静之下,紧张触手可及。潘显今很快注意到,这个国家的气氛封闭、压抑,大街小巷都遍布了警察、特务,每晚都有人在他们落脚的别墅外蹲点,这令他对提款愈加谨慎。“我们以秒计算,安排了提款的流程,从保护财务到银行地下金库取钱,到财务把钱存入保险柜、加上密码后通知我们,再到我们的车去银行门口迎接、我们的人冲下车形成人墙,每一步都算好了时间,回来后还要‘复盘’,以便下次能排除安全隐患”,潘显今回忆说,执行任务之外的时间大多用于体能训练和上述“复盘”,或者,通过网络了解利比亚与周边国家局势。

  如今回忆起来,潘显今仍觉得卡扎菲“仁义”———“他是有意等国外企业撤得差不多了才开打的”———无论结论对错,“大兵”和主顾都在最后一刻逃离了战乱。

  从去年圣诞到今年年初,利比亚变革的信号愈发强烈。到1月底,潘显今和队友们常能听到夜半的枪声,天亮了出去看,地上血迹未消;距驻地不远的另一家中资公司没有专业人员把守,电脑、设备都被抢走。2月,局势甚至威胁到了利比亚本国的生意人,作为“大兵”主顾的客户,他们请求6个中国保镖去为他们护驾。

  “当时公司中高层很纠结,不怎么想走,毕竟是民营企业,全是自己的东西,跟国企不同”,潘显今回忆说,“我们当时跟公司高层表态,你们可以走,我们可以护送,也可以留下,保护公司财产。”

  2月20日,一家中国企业的千余名员工被武装分子赶出营地,跑到沙漠躲避,引发了中资公司撤离的大潮,“大兵”的主顾也在其中。就在当天,公司高管和保镖们做出了两个决定:一是在黑市买枪;二是赶快到银行取钱。

  地中海的艳阳下,捧着微型冲锋枪的潘显今和队友们往返于的黎波里混乱的城区内,除了取现金,他们还跑了五六家银行,试图将一笔巨额第纳尔(卡扎菲时代货币)兑换成其他货币。未果之下,主顾决定,以人为本,果断撤出利比亚。

  同期离开的中国人数以万计。“大兵”的主顾也抛下了未完的工程、大量重型机械与多部奔驰、雷克萨斯轿车,向西邻的突尼斯出发,踏上回国旅程。

  身带千余万现金,相当于为团队绑上不定时的炸弹。前后方反复沟通之下,以5辆车组成车队,当地人驾一辆开路,随后是主顾与两名保镖坐的丰田车,以及其他员工乘坐的大巴,而潘显今与其他保镖随两辆奔驰11座车殿后押运,以免遭遇情况时连累主顾。两小时的路,走了足足5个钟头。

  “一直到了突尼斯,才在黑市上换掉了第纳尔,跟当时的汇率比,损失不小,但想到后来第纳尔惨跌,那个决定还是正确的,没让客户损失更大。我把换来的欧元打包、封条,背在背包里,跟主顾说,我走在你前面,双手碰不到背包,到你的住处,放下我就走。这其实也是保护我们自己的安全,不会引起纠纷”。抵达上海那一天,潘显今才知道,自己乘坐的是最后一架由利比亚回国的飞机。

  “刚回来的时候,就差点想再去,当时卡扎菲在招募雇佣兵,听说一天能有两三百美金,我和几个同事认真考虑过,筹备从第三国家过去”。据潘显今向另一家媒体透露的数字,他在国内的年薪在20万元左右,当雇佣兵折合一两千元人民币的日薪确实具有吸引力,“可后来西方国家介入了,根据以往经验,卡扎菲肯定没赢头,我们就放弃了。幸好法国动手早,否则我们也像那些苏丹雇佣兵一样,领不到工资还被俘虏了。”

  3月底,在审查了工程进度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分别向北京建工和宏福建工进行了预赔付,2家企业分别获得预赔付款4631万元人民币和8568万元,约占赔偿总金额的42%。然而,在13家央企的投资中,保险覆盖的合同金额实际上只有可怜的5.68%。

  即使是获得赔付的宏福集团,也担心掌权的“过渡委员会”在对前政府签订的合约审查时以腐败为由,废除合同。该公司利比亚项目总经理张英保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强调,位于的黎波里南部盖尔扬地区的5000套住房项目只是被迫中止,没有结束,“我们还有预付款保函在利比亚政府手里,相当于5亿多元人民币的保证金。”

  情况相似的是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其战前在利比亚有近5000名员工,仅苏卢格5000套住房项目部就有2383人。集团与利比亚政府签订合同约涉22亿美元,主要为房屋建设,工程进度已完成20%,款项却只预收了10%到15%。

  像江苏司达建筑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这样有大批机械、建材货款、质保金未收回的则更为常见。该公司总经理朱绍棠的话代表了众多企业的心声,“现在我们只期盼局势尽快稳定,在战后重建中赢得机会,这样我们的损失能够减少些。”

  “这几个月里,我们一直在研究利比亚的局势,对每个城市做具体分析,也根据客户的情况,对执行任务的方式做准备”,潘显今坦言,历经生死后,增进了与客户间的信任,实力也为更多人所知,有四五家企业曾找上门来,咨询业务,希望在保镖陪同下去利比亚收拾残局。

  和曾经的部下一样,杨和平也一直在观望利比亚局势,包括学习该国法律、习俗。他还联系上一位一直坚守在的黎波里的中国人,双方都看好战后重返的市场,意欲合作,“像这样的资源,国内其他公司没有。”

  杨和平有“内线”不断向他更新当地局势,“对企业过去投资的前景,我不是太乐观,但相信还是会有中国企业进入”,他说。

  潘显今认同这种分析,重返利比亚,他准备随身带枪行动,“战乱的地方,最直接的应对办法,就是你也用武力。”

  对此,杨和平还有所保留。在他看来,安全不仅由是否携带武器决定,有些情况下,没有武器或许更安全,“第一要看当地形势,第二要依据政策,第三则是客户要求,所以佩枪与否不单是我们决定,在警备没有达到这个等级的地方,佩枪反而可能给自己找麻烦。”

  尽管难度有所提升,杨和平仍抱有信心。特种部队的出身让他积累了大量资源,曾远赴伊拉克执勤的同事、曾安排人大会议勤务部署的老领导,都列席他的智囊团。潘显今的优势则是更直接的一线经验,“风险不是一星半点,最终靠的是这个”,他指指自己的脑袋。

  在出发时间的估算上,他俩意见一致。杨和平说,年底若能前往,已是最好的情况,更可能的时间则是明年初。

  为此,金盾在新疆设立了培训点,新招来的两名员工正在这片与阿拉伯地区语言、生活习惯最为相近的区域接受训练,其中一人原是海军陆战队成员。

  “要的就是乱”,潘显今认为,利比亚的复杂局势不仅带来大笔生意,也为中国涉外保镖提供了舞台,展现自己的机敏。

http://isisgaming.com/buduibianzhi/16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